喵呜小说阅读网
目录
设置
背景设置
字体大小
16
《棺材匠》作者农夫仙拳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快点更新哒!
  • 鲜花
  • 福袋
  • 桃花运
  • 一生守护
  • 大龙虾
  • 招财猫
发布评论
目录
介绍
第九章 尸变
  • 小说:棺材匠
  • 作者:农夫仙拳
  • 字数:2966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07-06 12:31

事不宜迟,我和陈老头也没有提前打招呼,直接去了李家老宅。

我们两个去的时候,只有李梦月在家里,看到我们来了,赶忙又是端茶递水,又是拿水果,非常热切,看来应该是昨天没有再被噩梦纠缠。

就这样,她忙活完之后,方才和我们坐了下来,开口问道:“陈老爷子,陆先生,您们怎么又回来了,难不成是老乌山又有生意了?”

合着这丫头以为是我们两个又来给人家做纸扎,打棺材了。

陈老头看了一眼李梦月,然后略微摇摇头,对她问道:“你父母在家吗?”

李梦月被他这么一问,有些茫然的摇摇头:“我爸妈今天出门了,怎么了,难道是昨天的工钱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见陈老头一上来就问人家父母,就算是旁人,也会被他一下子问蒙了,陈老头听到她这么说,摇摇头:“工钱没事,是有点其他的事。”

“有什么事您和我说就可以了,我会通知我父母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的话,你就让你父母先回来吧,你姐的墓地,可能是出问题了。”

陈老头说的非常含蓄,可是李梦月又不是傻子,自己姐姐埋葬之前弄出这么多事,最后不得不用三阴棺封印,她怎么会不清楚?

当即,李梦月脸色一白,然后点点头,对我们两个说了一句让我们稍微坐一会,然后就跑到屋里去打电话了。

我坐在陈老头身边,对他道:“你也不先去看看墓地,就直接说人家墓地可能出事了,这样不是太唐突了吗?”

听到我这种语气,陈老头摇了摇头:“小子,你入行不久,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不奇怪,昨天来的那东西叫做夜叉,不是普通冤魂能够驱遣的,那必然是僵尸无疑,可是但凡是僵尸,必然是葬身于风水绝佳的宝地,藏风纳水,尸身经久不腐,得见天日,风水化煞,故而诈尸。”

陈老头说着,兴许是渴了,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然后继续道:“李梦玲虽然是怨气深重,可是刚死不久,还有三阴棺镇压,必然是不能作祟,如果不是坟墓被破,昨天不可能驾驭夜叉,夜里去勾魂。”

陈老头说完,把茶杯放在桌上,然后突然愣住了,我回过头一看,原来是他的胳膊肘撞在了李梦月的肚子上,他是被这一下子搞蒙了。

“老爷子,您该不是说,我姐姐她……”

原来这李梦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完了电话,回来的时候听到我们两个在这里说话,就躲在后面偷偷听了一会,却不料听到了她姐姐成了僵尸的消息,当即是花容变色,吓得不轻。

“既然你都听到了,那我老头子也就不瞒着你了,我现在感觉你姐姐可能是成了僵尸了,如果不解决,你们家里必然遭殃,轻则祸乱不断,重则家破人亡。”

陈老头说完之后,不再说话,可是李梦月小嘴一瘪,眼看着就要被吓哭了。

一看到李梦月要哭,我当即站了起来,让她坐在那里,然后对她道:“你看我们这不是也来了吗,我们肯定是能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,放心吧。”

陈老头听到我这么说,立刻对我道:“你说的不错,这件事必须要解决,不过不是我和你一起解决,而是你自己解决。”

听到陈老头这么说,我当即感觉脚下一软,这老家伙把我拉下水,然后现在又扔下我,让我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我浑身是铁能打几口钢钉?

“老爷子,您该不是和我开玩笑吧?我可没有这样的能耐解决僵尸。”

陈老头却把头摇的就像是拨浪鼓一样,看的我都怕他这一把老骨头把脖子扭断了。

“你本身就是阴人,还是木匠,从古至今,木匠都是最为辟邪的存在,所以如果想要救你的小命,还得需要你自己。”

陈老头说到这里,开始不说话了,我现在心里惴惴不安,也不想说话。

僵尸这玩意一听就邪乎,更别说让我自己去面对了,可是现在就是赶鸭子上架我也得上了,我可还不想死。

过了不久,李梦月的父母急匆匆的赶了回来,看到我们就坐在院子里喝茶,李梦月的父亲立刻迎了过来,满脸堆笑道:“两位先生,听小女说,我们家梦玲的墓地……”

他说到这里,陈老头突然伸出手阻止了他的话,然后对他道:“咱们坐在这里,说什么都不严谨,现在临近中午,咱们现在就去墓地看看,就一清二楚了。”

陈老头说着,站了起来,拍了拍自己的衣裤,然后就和我们一起去了墓地。

这墓地距离我们所在的地方不远,而且今天是大晴天,一路上比较顺利。

李梦玲的父母并没有太多丧女的悲伤,可能也是因为李梦玲对于他们的折磨,实在让他们难以承受。

墓地还是新翻开的土,看不出什么不对劲,不过就是坟头上的土有些暗红色。

陈老头绕着这座坟绕了两圈,仔细的观察着,我站在一旁,一颗心紧提着。

李梦月的父母也在那里有一些不耐,看样子应该是因为陈老头的不请自来,大惊小怪有一些恼怒,不过还不好意思表现出来。

“嗯?不对,来,陆九,你过来。”

这老头说着,突然直接跳上李梦玲的坟墓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立刻感觉心中一紧,随意跳上死者的坟墓,这可是对人家的大不敬。

况且人家的父母还在这里,这老乌山可是出了名的民风彪悍,如果我们触动到人家的忌讳,恐怕我们两个想安全走出老乌山都困难。

可是陈老头还是蹲在坟头,捻了一点坟头上暗红色的土壤,放在鼻子下问了问,然后他跳下坟墓,把手凑到我鼻子底下,对我说道:“你闻闻!”

看到他神秘兮兮的,我也就低下头闻了一下,可是不闻也就罢了,我这一闻,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子刺鼻的血腥气扑鼻而来!

我皱着鼻子对他道:“好浓的血腥味。”

陈老头点点头:“不错,这就是血腥味,你在这周围草丛里找找,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。”

他说完,继续回坟那里查看。

我在这四周的草丛不断的翻看,这周围也有红色的血迹,我找着找着,就在这周围一个臭水坑旁边,找到一具黑狗的尸体。

这黑狗已经被割喉了,大半个脑袋差点被切下来,身体里面的血液被放的干干净净,看样子这周围的血迹,应该就是狗血无疑了。

“我找到一条狗!”

找到了狗的尸体,我强忍着恶心,拖着狗尾巴把它从水沟里拉了出来,对陈老头说道。

“来来来,拉过来。”

陈老头说着,也从坟边拿出来一个黑黢黢的东西,我把黑狗尸体拉过去之后,就看到他的手里拿着一只死乌鸦,眼珠子都被扣出去了。

看到这两样东西,李梦月的父亲也有一些慌乱,忙不迭的走过来对陈老头道:“陈老爷子,这是怎么回事,难不成我女儿真的出事了?”

陈老头点点头,看了一眼四周:“这里是风水非常不好的地方,昨天有人在这里杀黑狗,用黑狗血圈住坟墓,还吃了乌鸦眼睛,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?”

李梦月的父亲一脸茫然的摇摇头,他当然是不知道,要不然还请我们干什么。

陈老头颤巍巍的拿出烟袋锅子,点着了,然后吸了一口,对他说道:“你闺女这是被拘了七魄,做成了僵尸,从今以后,霍乱李家,你们全家都要不得好死。”

陈老头这句话说完,李父脚下一软,直接坐倒在地上,请求陈老头帮帮他。

陈老头对我说道:“这个墓需要打开,把里面的棺材起出来,先看看尸体还在不在,如果尸体还在,趁着天还没黑,用荔枝柴烧了也就算了。”

陈老头说完之后,李父立刻找人来挖坟。也亏得是家里有钱,虽然被请来的人不情不愿,生怕沾染上什么忌讳,可还是来了几个。

来到这里之后,旋风铲子一挥,不多时,就看到棺材已经露了出来。

我眼睛尖,在旁边就看到棺材盖已经出现一个缝隙,我心中猛地一颤,这尸体,可能是不在了。

不多时,棺材缓缓被打开,陈老头看到这棺材盖子能够移开,就脸色一变,然后略微摇了摇头。

棺材打开之后,里面果不其然,尸体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纸扎,那艳红色的嘴唇,微微往上勾勒出一个诡谲的笑容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突然感觉异常的难受,就像是有人突然扼住了我的脖子,让我难以呼吸,我不断的挣扎,喉咙发出嗬嗬的声音。

陈老头听到我的声音,立刻回过头,然后就看到了我现在的这个模样,他皱着眉头,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巧的印章,狠狠地盖在我的额头上。

上一章
设置
打赏
评论
下一章

Copyright © 2018 ALL Reserved  江西书伴科技有限公司  浙ICP备18007968号